湖底月圆

【ME】婚姻问题之情债难偿

    (是把刀,大家快跑个39米。)



     很难说Eduardo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Frank提着箱子走进Facebook,毫不意外地被拦了下来。

     “那你把这个匣子带给Mark Zuckberger吧,我就先走了。”他很快就妥协了。

     但保安没有同意,反倒因为妥协地太容易越加怀疑起来。僵持了一会后,Frank皱着眉头,“你拉着我干什么?这是Eduardo·Sarverin要我带过来的,我怎么知道匣子里的是什么!”

      前台听到这个名字后微微变色,转身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二十分钟,Dustin出现在门口。

      他询问了几句后,就把他请到了CEO的办公室。

      Mark在透明的玻璃幕墙里,像一位任何童话里都会有的老国王,坚守在自己的王位上。

      “Zuckberger先生。”Frank摸摸鼻子,发现只有他们两个并且Mark一直维持着面无表情时,场面就更加尴尬。“我是Frank Brad.”

      “当然。”Mark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Frank.”

      Frank不自在地说,“真的吗?那太荣幸了。”

      CEO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你们当年去了哪里?我一直联系不上你们。”

      回忆起过去的时光时,总像是在看烟雾里的画像,只有那些鲜明的色彩能被印刻在脑子里。Frank说,“我们本来要去巴西或者西班牙,看看能不能找机会做些进出口生意,但在海上遇到了风暴,好在从巴拿马运河来的货船及时把我们救上来了,我们就跟着他们去了非洲……”

     Eduardo和Frank一行人刚到非洲,就有人开始生病,耳鸣,发冷汗,高烧,呕吐,适应了病原体后,从鬼门关前回来的Eduardo恢复了健康,他们在几内亚落脚后,才发现当地多么落后,之后他们又辗转了几个国家,做着些倒买倒卖的小本生意,后来到了尼日利亚,才逐渐稳定下来,不用再四处奔波……

     “Eduardo是我们当中最勤劳的一个,人又热情,现在他在那里混得可好了,很多当地的姑娘都想要嫁给他呢。”

      “哦,”Mark抬起头,追问,“那他……”

      “没有,”Frank说,“他说不想结婚,收养了两个小孩后就更没这方面的意思了。”

      Matk点点头,低下头来。

     “我倒不知道Edu他能认识您这么有地位的人,他跟我说时我还……哦对了,说正事,这个,是他让我带给您的,挺沉的,不知道是什么宝贝,给您……”

     Mark立刻站了起来,双手接过了那个匣子。

     半个小时后,Facebook在职员工有幸见到CEO先生人生中第一次早退,然而故事的主角哪也没去,他的副驾驶上放着那个小匣子,他们直接回了家。

     然后,Mark打开匣子。

     他们是在哈佛校友会上认识的。

     他从哈佛退了学,开始经营起自己的科技公司,挖了第一桶金后,母校有意请他回来作为哈佛的校友。

     Eduardo是第一个请Mark跳舞的人,卷毛的肄业生看着递过来的手本想要出言嘲讽一番,但当他抬起头,看见了这位笑容满面的英俊校友,破天荒地没有说话。

     他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晚上,这个美好是定义在Eduardo颔首微笑和喋喋不休地从灯具数落到地毯的花色的批评家Mark之上。换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这个卷发男人不好相处但偏偏,Eduardo认定他只是害羞了而已。

      不仅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真相也是。

      Mark害羞了一个晚上,等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仙度瑞拉的魔法即将失效时,他们之间的交流将被定义为派对吐槽会——当Eduardo准备离开时。

     “等一下。”Mark抓住了放在自己腰上的手。

      Eduardo不明就里地低下头。

      Mark喉结滑动了一下。

      接下来事情变得炙热,麻痒,细微地像催化剂的疼痛,黏腻,以及无穷无尽的快乐。

     他们很快就搬到了一起。

      Eduardo25岁开始就在投行上班,有着光芒万丈的前途,等到他28岁时,金融危机就席卷了全球。

      他不仅失去了光芒万丈的前途,还负债累累。

      得知情况的Mark立即资助了自己的爱人,在这场全球性的海啸中,房地产受创最为严重,但对于新兴的电子科技业,却是黄金时代,30万美元,Mark毫不犹豫地从支票上划走。

      “嫁给我,Wardo.”

      他同意了。

      这本该是一出浪漫主义作品,观众要懂得及时离场才能有happy ending,但生活是一场一刀未切的电影,Eduardo很快就品尝到了个中滋味。

      Mark和Eduardo都是各自领域内的强者,他们同样聪慧和努力,得到的结果却大相径庭,我相信这是机遇和环境对于成就作用的又一力证——蜜蜂也很勤劳,但蜂蜜总给人类享用了。时代的车轮真正降临的时候碾过的往往是一群人,虽然就个体来说不那么精确,但对于阶级和数目上,还是很公平的。

     他们之前的平衡不再稳定,Mark认为Eduardo应该来他的公司工作,但他的爱人深知这种行为的弊端——不要同你的爱人一起做生意,要么做个不称职的伴侣,要么成为一个不称职的员工。但Mark的控制欲与日俱增,他不希望看到Eduardo去他不了解的地方生根发芽,他希望爱人像一株可爱的植物,被栽种在合适的花盆里,悉心照料,最好种在他的卧室里,只许他一人亵玩。

      深爱一个人,影响并不总是正面的,像那些愉悦,安心,温柔,固然也是爱情的一部分,但如果说,你要确认这辈子非他不可,往往是借住那些负面的情绪——愤怒,嫉妒,恐慌。“我不要这样的”的力量总是大于“我想要这样”。

      30万美元,不仅换来了Eduardo的感激,也带给他一个百依百顺的未婚夫,三十万啊三十万,Mark简直把它当唱歌一样念叨,不肯听话,三十万,回家晚了,三十万。滴水之恩涌泉相报,Eduardo没有资格抗议,他只能全心全力地去完成Mark的每一个要求,完成他每一个期望。

      Eduardo越来越听话了,Mark感觉很开心。

       他拥有的够多了,现在想要尽快地结婚。

     

     Eduardo在婚礼前一天跑了。

     最先发现的是Mark,他像往常一样加班后回家,把车停在车库里,踏过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打开白色地中海风格的门,却没有看见自己未婚夫的身影。

      “Wardo?”Mark站在新房的楼梯口处,往上喊了一声。

       没有任何回应。

      他准备给丈夫打电话,还没打开联系人,就看见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Mark站在那里想,或许Eduardo是去超市买东西去了,可等他走进书房后,事情明显不是他想得那个样。

     一封工工整整摆在他书案的正中央的信。

    打开惨白的信纸,年轻的,事业有成的CEO第一次不知所措。
   
    “Mark,对不起,明天恐怕不能和你结婚了,万分抱歉,我准备跟Frank他们去南美洲闯一闯,很抱歉这些天给你添麻烦了,30万我一定会还给你的,已去,勿念。”

        现在,Mark,他打开了匣子,整整齐齐的,不出意外的,四十万美元。

       包括通货膨胀计算在内的,整整齐齐的四十万美元。

       用了十五年的岁月,他的爱人远渡重洋,几乎丢掉性命,挣下的四十万美元。

 

后记:

       “他在非洲那些年,过得怎么样?”

       “其实我不怎么见到他……不过如果您想知道的话,我记得有一次,他遇到过一次骗子,骗掉他很多钱。”

       “然后呢?”

       “他向我借了一点……不过很快就还了,他说他特别怕欠人东西。”

     

评论(30)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