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底月圆

Ghost (DE&ME&莱花)ABO 第三章

        我对不起丹总,这章丹总依旧没上线。

         清晨的阳光渗过窗帘,Lex像个即将去上班的男主人一样,站在镜子前打领带。
        “我想你的前夫并没有什么需要正装出席的场合。”他的目光落在镜子后面的床上,Eduardo就躺在那里,离他不足5米的地方,像一个爱睡懒觉的妻子一样,安静地酣眠,“但婚后你得学着做这些……”他走了过去,在离床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比如说打领带,以及……”
        Lex闭上眼睛想了一下,比方说这个时刻他会抬起头,好便于Eduardo为他竖起领子,头两天omega的手法会有些生涩,Lex不得不顶着个有些歪扭的领结去LEX CORP,有人会嘀咕为什么Lex会这么不修边幅,知情者会告知这是那位新婚妻子的杰作……
        Lex的目光像鹰隼一样在omega裸露的肌肤上盘旋了一会,降落在了Eduardo的睫毛上,他打开手机,留下了这美好的清晨,“……以及研究怎么抓住alpha的心。”
         他会像那些人一样吗?那些嫉妒的妻子一样?
         Lex认识的人中大多都是上流阶级,有些omega们检查外出的alpha们行动的缜密简直连FBI也自叹弗如。
         “Lex Luthor!请你解释一下这位Miss Brown是谁!”
         想象一下气急败坏的Eduardo就要令Lex笑出声来了,“如果真像那样,我一定会……对你做一些让你不用胡思乱想的事。”
        美好的时间总是异常短暂。Lex最后俯下身,把他的一边耳朵贴得离Eduardo的嘴唇足够近,好像在听他说什么似的,Lex一边听一边点头,快速地说“I know”“Eduardo,我的时间不多了”最后他真像听到一句什么话似的,突然站起来,像打量一件破烂衣服一样梭巡着Eduardo的面庞,
        他甜蜜的糖浆色头发被揉乱了,它们中有些搭在他光润的前额,阳光好巧不巧地穿过它们和眼睫,好像拼命想要证明阳光是多么温暖似的,给Eduardo的脸庞镀上了一层淡金色光晕。
         他的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颌骨的肌肉咬的紧紧的,“Me,too.”
        他走了出去。
        于是房门再次被关上,楼梯再次响起脚步声,一楼的门像它一生中无数次那样打开,关上。

          太阳自由地将它的光辉以一个特殊的角度播撒在美利坚。

        一只画眉从窗外的枝头窜上云霄时,Eduardo的眼睛颤动了一下。

        远方的火车每次经过时带来了熟悉的汽笛声,他们像从挂钟里跑出来的布谷鸟一样,总是如一地守时。

         Eduardo睁开了眼睛,从峡谷远道而来的风从窗户的缝隙里吹进空旷的卧室。

        什么都没有改变。

        除了桌上摆放的纸牌遗失了一张鬼牌。

        Mark原本以为入侵那个街区的摄像头只取决于他的道德品质而非能力相关,但现在他已经尝试了至少297种方式进入它的操作系统但依然没有成功。
        他沉着脸色,坐在电脑椅上一言不发。
        “如果你在一条隧道里走到了尽头,”Eduardoc曾经在一个夏令营的晚上这样说。
        Mark开始退出,重新登入了一个界面。
        “我想我们中大多都是要返回或是寻找有没有其他隧道……因为这不是一堵墙,那就是尽头。”
         Mark手指翻飞,他的手其实长得很好看,但大家通常被吸引注意力的,是这双手开创的世界和财富。
         “但Mark不一样,”Eduardo说,“Mark他不一样。”
          “NASA log in.”
          “他是那种……会把尽头都打开的人。”
          “正在调出卫星图片……请稍等。”

          他是会,创造出一条路的人。

         LEX CORP的一楼大厅里,一个小孩子从妈妈的怀抱中探出头,拉住了Eduardo的衣角,“Cherry……Candy.”
         妈妈发现了,离开转身抱歉“Sorry……”
         “Nothing.”Eduardo从口袋中拿出了什么,“这个信息素好像还挺招小孩子喜欢的,所以……”两颗樱桃糖被放到孩子的手中,“我不得不每天都准备过万圣节——不给糖,就捣蛋。”
         “Hi,Daniel,说谢谢。”妈妈教导着。
         Eduardo垂下眼睫,看着小孩子咿咿呀呀学语,“他很可爱……”
          他蹲下来对小Daniel微笑,“上帝保佑你。”
           还没等Eduardo站起来,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喊住了。
          “Hi!”Eduardo听到后转身。
          “You!”Lex对他微笑着招手。
          Eduardo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也不想过去,但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LEX CORP的律师出面。
        “Eduardo,就是你!”Lex大声说。
        Eduardo听到自己的名字了,即使心里非常不愿意,但还是走了过去。
         “Follow me.”Lex看着他,带领他进了电梯。
         电梯自动上行,Eduardo看着数字一个一个上升,感觉到身后alpha的打量。
        他不着痕迹地往左边退了一点距离……
        “你有幽闭恐惧症吗?”Lex忽然问。
        “what?”Eduardo感到有点困惑。
        Lex从这个表情里知道了答案,继续发问,“我今天的领带颜色怎么样?”
        Eduardo更加困惑了,但是教养还下意识地称赞,“Fine,很不错。”
        Lex还想问什么,但电梯已经到了,他挑挑眉走出去。
        “这里是第20蹭,有一个休息区,下次你过来的时候可以直接到这里等我。”
        Lex找了个阳光充足的地方坐下,顺便拍拍自己身边的座位。
        Eduardo当然没有过去,他坐在Lex对面,并在Lex把菜单递过来时被彻底搞晕了。
        “谢谢,我刚刚吃过了。”Eduardo不明白Lex到底想要干什么?还是说,这又是什么捉弄他的把戏?
        “你想来点甜品吗?拿破仑?栗子塔?”Lex自作主张地帮他选了一个,“一份蓝莓巴伐利亚,你会喜欢的。”
        “Mr Luthor,我这次来是要为了LEX CORP对Daniel的诉讼而来”
        “没有诉讼。”Lex说道。
        Eduardo愣住了,嘴巴也因惊讶而微微张开。
        Lex勾起嘴角,将蓝莓巴伐利亚推到他的面前,“Bite.”
        Eduardo低头开始处理起甜点,不得不说,他早上确实没怎么吃,他有些疲惫,头也有些疼,他永远也搞不懂Lex他们到底在想什么,好像他们的性格随便按一下按钮就能180度大转弯,Mark也是,Daniel也是。
        一份甜点很快就解决了,尽管被人注视着有点奇怪,但鉴于Lex刚刚免去了他一大笔律师开销,他不能太过无礼了。
        “再来杯果汁如何,还是牛奶?”
        Eduardo摇摇头,揉了揉眼睛。
        他最近总是很困,不知道为什么。
        他抬眼,发现Lex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心里不舒服地皱了皱眉。
        “你的睡眠质量似乎不是很好。”Lex的声音透着怪异的满足感。
        Eduardo不明就里地点了点头。
        “很抱歉扰你清梦。”Lex放下咖啡说。
        “什么?”Eduardo抬起头来。
        纯洁,无辜,我该告诉他失 贞的消息吗?
        是告诉他,“抱歉,Eduardo,我昨晚有弄疼你吧。”
        还是,“Oops,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呢?有些地方,我没有去清理。”
        亦或者是,“Eduardo,我们每月得去检查一下身体……为什么?因为我每做一次都有可能令你在丧期怀 孕。”

        

        莱总像火线,开起车来又快又猛,特别刺激。

        Mark像地线,总是兜着底,总是陪在花朵身边保护着他。

……

       丹总像零线,作者老是不让他在线。

评论(35)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