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底月圆

【ME】妊娠期 第三章

     Chris神色复杂地坐在电脑桌上,现在Eduardo认真地对付一袋饼干,他的左右被宅男们占据了,所以他不得不坐到桌上以达到面对面交流的效果,“在这之前,”Chris用妻子们要说我们应该谈谈的语气,“我一直以为,这种事发生之后,我会是第一个知道的。”

     “我非常抱歉Chris,我当然想要你知道,我之前一直在犹豫,下了很大决心……”
     “别担心Chris,我有孩子了一定第一个告诉你,前提是我有女朋友,算了,当我没说……”
      Eduardo和Dustin就是Chris“好朋友”这个词下面的配图,他们立刻喋喋不休又充满爱意地安慰Chris。
      而“Nerd”下面的配图Mark现在提出问题,“为什么?你又不是孩子的父亲。”
      “Oh天哪,别这样对他,Mark……”
      “Hey,Mark,记下回说点我们不知道的事……”

      如果我可以,能有你什么机会。Chris愤愤不平地想。

       好吧,事实上,Chris是三个人里最先认识Eduardo的人,然后才是Dustin,最后才是Mark。第一次见面时,Chris就对这个异域风情的小伙子很有好感,但他当时太忙了,无论是LGBT平权会还是社团,哪一个都让他无暇去建立一段新的友谊,等到他意识到Eduardo和Mark形影不离时,前者已经成为了柯克兰H33半个房客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看……他或者说她了吗?”Chris扬起微笑。

      Mark喝了一口红牛,“Who?”

      Dustin解释,“美国下一任总统?”

      Eduardo伸手按了按空气,平静下Dustin文字梗中的冷气,Chris对Mark大声控诉,“Baby!”

       “呃……事实上,我刚刚预约了安东尼医生明天的产检,或许Mark能和我一起去,如果他不忙,你忙吗Mark?”

       “Yes.”Mark不假思索地说,“Facebook还有一些工作要做,我们在准备暑假去加州,所以有些工作必须得提前做完。”

      “所以Dustin也得留下来。”Chris问。

      “Actually,yes.”Mark某些时候,不懂人情到有些冷酷了。但他这次还是看了一眼Eduardo,“如果你需要的话……”

       “I'm fine.”Eduardo微笑着声音柔软,他前额微微低垂又抬起,转向Chris,“Chris,你明天有空吗?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和Terry一起。”

       “当然,”才不,Chris明天得放别人鸽子了,但他知道Terry是个可爱幽默的家伙,但实在无法放心把Eduardo交给他。“我们九点钟出发,好吗?Eduardo?”

      谢天谢地,Chris真是一个迷人的家伙,他无微不至地照顾到所有人都误会他是那个真正应该陪伴在Eduardo身边的人,所以,当Mark也赶到医院时,医护人员难免也会弄错了。

       “请坐。”安东尼·霍普金斯医生伸了一下手。

       “谢谢。”Chris扶着Eduardo坐下,然后忍住不去看Mark——他只自己拉开椅子坐下后才去看Eduardo。好吧,虽然很没必要,但我还是得为他说一句,Chris并非有意找Mark的茬,在哈佛之前的岁月里,Chris一直是一个有些细腻敏感的孩子,他会在做客时下意识地注意儿童房离主人房的距离,在餐厅会下意识注意对面Pizza店的人龙是几点形成的,在路上会下意识注意每对伴侣是哪一方走在外侧,他不动声色地记录下这些,对比日后的事情发展时时检阅,形成自己的一套行为理论。而Mark,他所做的就是不断地证伪它。

      就像现在,Eduardo混不在意,他混不在意总是走外侧,混不在意打伞时湿了肩膀,混不在意Mark无意义的行为,他好像天生就是那么包容Mark。

       Chris觉得以往的理论,遇到这对开始频繁失灵。

       安东尼医生快要退休,但他还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毕竟,还有什么地方,比妇产科更让人感觉生机勃勃呢?他露出一个微笑来,慈祥地看着Eduardo说,“他非常健康。”

       “谢天谢地。”Eduardo和Chris都笑了,Mark也勾起了一边嘴角表达愉悦。

         “现在是第四周,预产期大概在明年的三月。”

        Chris听到喜讯,正为他的两个朋友开心,安东尼医生转过头微笑着对他说,“你们会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宝贝,祝贺你们。”

        “……呃?”

       Mark看起来很不高兴。






       “你朋友还在上学?看起来挺聪明的,MIT的?”

       “哈佛的。”Chris回答。

       “哦。”医生惋惜地说,“那得办休学了。”

       “是啊,大三了。”

       “嗯,”医生停下了奋笔疾书,捏了捏鼻子,“多帮助他一点,他的男朋友看起来有点……”

       “我懂。”

       “你知道的,就是看起来有一点,有一点……”医生飞快地笑了一下,“蠢。”

        哈哈哈……

        Chris哂笑。

       拿好东西出来时,Eduardo正坐在长椅上和Mark讨论要不要告诉家长。Chris走近难免听了一耳朵。

      “Wardo,”Mark说,“我们完全可以等到三个月过后再告诉他们,这个不是已经决定了吗。”

      而Eduardo,两人中看起来比较聪明的那个家伙,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和我的家人讨论……”

      “Wardo,”Mark,“我们不是不讨论,只是要减少无意义的争执,你现在告诉他们,除了你父亲在电话里大发雷霆——sorry,Wardo,或是麻烦他过来到你面前发火,对结果没有一点影响……三个月一过,登门拜访会更好一些。”

        “好吧。”Eduardo点点头,同意但还是有点失落地点头。

        Mark安慰他,“Wardo,如果你觉得难受的话,那我会陪你去一趟家里亲自解释。”

        “No……”Eduardo立刻摇了摇头,他一向来不喜欢麻烦别人,“我很好,Mark,我很好,我觉得你是对的。”他露出一个甜蜜的笑脸来,Mark把手轻轻放在他肩膀上,静静地看着。

      Chris拿着若干资料,抱着胳膊在一旁冷眼旁观,果然有些人只是看起来聪明,有些人只是看起来蠢。

      

       但或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相处之道吧。Chris摇摇头,又能微笑着走过去了。

       七月份来得太快了,Mark迅速地带着他的心肝宝贝Facebook搬到了加州,Eduardo他——本来不出意外,这个时间段是他实习、大展拳脚的最好时机,但现在他不得不收拾行囊,暂时放下他的雄心壮志,和Mark一起去了加州。

       他为Facebook又多投了四万美金,再多就会引起父亲注意了,他在上半旬撒下无数谎言,取得了停留在加州的权限,以及忍受一阵子潮湿的雨季,在红砖房子里忍受妊娠带来的种种不便。

       他开始有时低烧不退和呕吐的反应,这些问题使得Sean成为了代他参加会议的理由,他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

       他开始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很无趣。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Eduardo开始重拾生活的乐趣。

       Sean对他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坏。他比Mark更像一个领导者,这点让Eduardo有点不舒服,就好像是一份你精心制作的一份礼物落入了别人的手中,Eduardo是经济学出生,他知道人格魅力对于一个领头羊来说是多么重要的筹码,可Mark,他虽然有着极为卓越的内在,但终日沉湎于电脑前,Eduardo忧心忡忡,他更像一个技术人员。

       “Hey,Eduardo。”Sean抓住了他的目光,挡在了他的面前,“你就不觉得腻?”

       Eduardo看着他,等待狐狸摇尾巴一样等他说出自己的目的。

       “我有两张票,你可以和Mark一起去听一场摇滚乐。”Sean笑了笑,“爱鸟们,你们还没好好逛过这里呢。”

       Oh,Eduardo忍不住为自己之前失礼的猜测而难为情,Sean没那么坏,他至少比Mark知道他怀孕时还要高兴,也是他第一个看出来Eduardo需要Mark的二人世界了。

       Eduardo连忙道谢后去找了Mark,既然Sean来给他票,至少说明他知道Mark现在的工作可以告一段落了,Facebook是一项伟大的作品,看着Mark着迷的模样,Eduardo无法忍心勉强Mark魂不守舍地陪在自己身边。

     “Mark,你有时间吗?”Eduardo走进Mark的卧室。“Sean给了我两张票。”

       “好的,Wardo,”Mark瞧了他一眼说,停下他不知疲倦的手指揉按着太阳穴问道,“几点开场?”

       “五点,还有四个小时,你有安排吗?Mark。”Eduardo问。

        “可以,我们很久没有出去过了,”Mark终于疲倦地跌进枕头和被套里,“我睡一会儿,我们四点半去。”

      Eduardo仔细地检查着票上的信息,一支摇滚乐队,来到加州,今天是他们停留的最后一天。

      等到四点二十,Eduardo轻轻地打开了Mark卧室的门,看着睡的正香的Mark,低声问Dustin,“他……连轴转多久了?”

       “七点……三点,九点……四点……呃……从昨天早上九点开始,我基本没隔三个小时出来上个厕所,Mark都在那里,应该有……快三十个小时了吧。”

       Eduardo听完后走了进去,拿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取消了设定时间,“他太累了,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那你呢?”Dustin隐隐感觉Eduardo很期待这次约会,如果有必要,他会冲进去把Mark摇醒的。

       “没关系,下次吧。”Eduardo忽然想起了票根上写着的最后一天,忽然说,“我想要一个人看。”

      

      

      

     

评论(20)

热度(187)